當前位置:首頁 > 職業指導 > 求職技巧 > 正文
融通教學,學科改革未來發展趨勢!
作者:小關 時間:2015-1-29 閱讀:

 就業季來臨,畢業生開始為找工作奔忙。向來被“熱搶”的醫學生就業崗位竟然一度“爆冷”而無人問津——廣州市屬醫療系統有227個崗位因無人報名或報名人數不足被取消、調減。這一現象甚至引起了廣東省衛計委巡視員廖新波的關注,呼吁更多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立志從醫,緩解醫生荒。

 
 
 
醫院是否真的招不到人?醫學生到底去哪了?
 
 
 
  為此,記者獨家發起了針對醫學生就業情況的調查。通過分析回收的104份有效問卷,發現因“受工作太累、醫患關系不佳”等因素影響,有11.54%的醫學生表示想徹底離開醫療行業。
 
 
 
堅持還是逃離?
 
 
 
  調查數據顯示,65.38%的醫學生愿意從事一線臨床工作,23.08%想從事與醫療相關的如基礎醫學研究、醫學管理、醫藥代表等工作,11.54%的醫學生表示想徹底離開醫療行業
 
 
 
  暨南大學臨床醫學專業的大五學生小雨(化名)參加了本次調查。從上大五至今,她除了實習就是泡圖書館,為了考研她幾乎拼上了一切。“學醫學制長,醫學院本科5年起步,但就算再苦再累,我還是想堅持。”小雨說。
 
 
 
  和大多數同學一樣,小雨沒有投入到求職大軍中,“三甲大醫院對學歷幾乎都有硬性要求,有時候連碩士研究生都不夠格。”“我們臨床醫學班40多個人,不讀研的不到5個人,繼續讀書為了能當醫生。”
 
 
 
  曾在某三甲大醫院實習的小雨對此深有體會:“每天工作12個小時,甚至更長,回到宿舍什么事兒都不想做了。而且很多時候,患者方花了錢治不好病,很可能把氣撒到醫護人員身上。”
 
 
 
  小雨說:“我考慮過是否要當醫藥代表,去企業做研發,甚至于去一些醫療網站做編輯、醫療翻譯等,但想來想去,似乎只有當醫生才對得起這么多年的學習。”
 
 
 
  記者發起的問卷調查結果也顯示,65.38%的醫學生仍愿意從事一線臨床工作,另有23.08%的被調查者想從事與醫療相關的如基礎醫學研究、醫學管理、醫藥代表等工作,但仍有11.54%的醫學生表示,想徹底離開醫療行業。
 
 
 
  為何要逃離?在想徹底離開醫療行業的醫學生中有61.11%表示,這與當前緊張的醫患關系不無關系;而66.67%的人則認為醫生工作太累、壓力太大。
 
 
 
為何遇冷?
 
 
 
  除“錯過了最佳招聘時機”等客觀原因外,一些業內人士認為,高風險、高壓力、高強度、待遇差、醫患矛盾等無不說明,醫生不再是理想職業,尤其是兒科與急診科招人最難
 
 
 
  既然大部分醫學生表示仍愿意從醫,為何今年8月廣州醫療系統招聘卻驟然遇冷,227個崗位竟因無人報名或報名人數不足而被取消、調減?廖新波見狀也按捺不住,發聲呼吁,希望“80后”“90后”鼓起勇氣和骨氣從醫,充實醫療隊伍。
 
 
 
  剖析原因,除了“錯過了最佳招聘時機”等客觀原因,一些業內人士認為,高風險、高壓力、高強度、待遇差、醫患矛盾等無不說明,醫生不再是理想職業。
 
 
 
  記者留意到,一些科室如兒科和急診科招人難的問題尤為突出。本次調查數據顯示,醫學生對這兩個科室的熱情度較低,有16.35%愿意從事兒科,愿意從事急診科則更少,僅6.73%,相比而言,有30.77%的被訪者愿意從事外科,25%愿意從事內科。
 
 
 
  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兒科急診主任馬文成所在的科室,兼具兒科和急診科的特性,“在這里,一個兒科急診醫生在夜班要看100多個小孩;不僅如此,現在很多是獨生子女,陪著小患者來就診的往往是一大家子人,孩子病了心里又著急,醫生看病時壓力會很大。”他還坦言,當年同期畢業的同學中僅四分之一還堅持在醫療崗位上。
 
 
 
  小雨曾在兒科實習,“當時的感覺是吃力不討好,兒科是‘啞科’,孩子不擅長溝通,他們一哭鬧,家長就容易情緒激動,很容易產生醫患矛盾,而且與許多科室比起來,兒科待遇也相對較低。”
 
 
 
  此外,準醫生們對日夜顛倒且風險大的急診科,也是唯恐避之不及。該科幾乎年年都登上醫生“逃離率”最高科室榜單。究其原因,除了工作量超負荷外,急診醫生往往還要面臨患者和家屬帶來的高壓,稍有不慎就可能導致嚴重的醫患沖突。
 
 
 
  “比如說,并非每一個來急診的都是危重病人。作為急診醫生,必須第一時間把最致命的病情排除,其次才會去治療相對輕的病情。”馬文成坦言,這一做法有時會得不到患者和家屬的理解與支持,成為醫患沖突的“導火線”。
 
 
 
改行還是改變?
 
 
 
  調查發現,44.23%的學子因個人興趣學醫,而33.65%學醫是為了實現救死扶傷、懸壺濟世的偉大理想。廖新波認為,不逃離、不逃避是有志實現自己崇高理想的基礎
 
 
 
  2011年5月30日,江西上饒市發生一起惡性醫鬧事件。當天上午8時10分,該市游某因兒子搶救無效死亡,糾集了近百個“醫鬧”在醫院大門、門診部、住院部等處拉橫幅、燒紙錢、擺花圈、吊靈牌,隨后封堵打砸醫院多處公共設施,并暴打多名醫務人員,致2人重傷,10余人輕傷。
 
 
 
  當時任廣東省衛生廳副廳長的廖新波在微博上發文:“……醫生也是人,無怨無悔地奉獻青春,守護生命,他們的安全誰來保護,今是高考,唯告學子:要有尊嚴,別學醫!”他在后來接受采訪時坦言,上饒市醫鬧讓他心酸不已,因而說了這樣的“氣話”。
 
 
 
  看到廣州一些醫院招聘遇冷,廖新波感慨道:“情愿改行也不愿改變這是非常無奈的表現。我們應該有這樣的勇氣:凡是有不和的地方,我們要為和諧而努力;凡是有謬誤的地方,我們要為真理而努力;凡是有疑慮的地方,我們要為信任而努力;凡是有絕望的地方,我們要為希望而努力。不逃離、不逃避是有志實現自己崇高理想的基礎。”
 
 
 
  “我們隨時歡迎有理想、有能力的新鮮血液。”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副院長李觀明說,“只要你有扎實的基本功和優秀的臨床思維;能跟患者順暢溝通,有良好的情商和人際關系溝通能力;熱愛患者、尊重生命,機會有很多。總之,只要你德才兼備,就不用愁工作,我們會為人才提供廣闊的成長空間。”
 
 
 
  談及如今的從醫環境是否還具有吸引力,李觀明認為,隨著大眾對醫生這一職業認識和理解的加深,醫生的社會地位肯定會不斷提高。他呼吁,患者要理解醫生,認識到醫學科學的局限性,而醫生應有人文關懷的精神,要將患者放在心中,“畢竟,醫生不僅僅只是一個職業,它還意味著對他人生命的尊重和熱愛。” 
 
 
 
更多資訊:
分享到:
來源:淄博招聘 | 關閉
广东快乐10分胆拖